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美媒解析乐视:曾经寺北贾亭西想改变世界 但其失败已改变中国

时间:2017-11-15 12:30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贾跃亭

贾跃亭

  导语:美国媒体CNBC刊文称,中国科技公司乐视的创始人贾跃亭曾寻求将乐视打造成全球电动汽车、数字视频媒体和智能设备的领军企业。但是,面对现金短缺的危机和财务造假的质疑,乐视采取了紧急融资行动,贾跃亭将公司控制权交给了新的管理班子。如今,中国监管机构正在打击和乐视一样得益于一些科技概念的公司,其中包括曾在中国红极一时的“共享生态”概念。

  以下为文章全文:

  44岁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曾梦想,缔造一个超级中国商业帝国,规模同美国三大科技巨头Netflix、特斯拉和苹果的总和不相上下。

  怀着这样的梦想,贾跃亭迅速扩大公司版图,从一家流媒体视频平台摇身变为跨国的综合业务集团,出售包括电视、云计算、智能手机到电动汽车在内的多种产品,按他的话说是“共享生态”。为了体现贾跃亭雄心勃勃的全球开拓蓝图,2016年1月,乐视将品牌名由字面看来是乐视电视的LeTV更改为LeEco,即乐视生态的英文简称。

  可惜,这次品牌更名事与愿违,乐视陷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链困境,其产生的连锁反应甚至触动了中国高层。

  明星陨落

  乐视曾经是红极一时的明星科技公司。一些乐视前员工和外部专家告诉CNBC,事实上,最终让这家昔日明星陨落的导火索恰恰是贾跃亭宏伟的目标——他本人和其他人口中的“共享生态”,这个目标其实“遥不可及”。

  这家曾经名噪一时的公司之所以在国内外市场折戟,主要源于它严重依靠举债为旗下规模不断扩大的项目提供融资,而其中大多数项目都未能成功维持资金链。

  反思乐视的奋斗历程,一名乐视的前员工指出这家公司的种种努力如同赌博。

  这位曾在乐视美国公司工作的女士对CNBC表示:“贾跃亭制定的公司战略一直都是很先进的,但它们需要相当强的执行力。”为了不影响相关人士的名誉,该女士要求CNBC不透露她的真实姓名。

  她说:“普通公司或者员工都很少能滴水不漏地执行战略,更何况那样一家在经历飞速扩张的公司。”

  到2016年年末,迅猛扩张的乐视成为不容小觑的商界“大腕”,公司结构也变得相当复杂。贾跃亭希望,在手机和智能汽车等乐视旗下的硬件上应用独有的数字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运行播放独家内容的乐视旗下应用。为了打造这样一个彻底一体化的生态系统,乐视迅速开设了15家子公司和68家关联方企业。

  在2016年12月以前,大部分美国消费者仍然不知道乐视的名号,乐视的服务也没有在美国普及。但乐视并没有停止开拓美国市场的努力。

  2016年6月,乐视从雅虎手中购买了位于其总部附近加州圣克拉拉县的地块,占地面积约有19.8万平米。乐视还声称,计划在当地雇用1.2万名员工,在硅谷建造公司的全球总部。而今年稍早报道显示,Facebook在加州城市Menlo Park的总部也只有9000多名员工,谷歌在旧金山湾区的总部约有2万名员工。

  一名去年在香港乐视公司工作的前员工评价:“乐观没问题,但你不能太夸夸其谈。”

  这名要求匿名的前乐视员工在电话中向CNBC表示:“其他公司都在笑话我们。你只有200人,怎么样才能到2018年增加到1万人?那可比Facebook的人还多!”

  这位消息人士说,他对乐视感到失望,对公司的未来失去信心,所以去年就辞职了。

  “乐视是一家等级森严的公司,可是高层的人不了解中国以外的市场。他(贾跃亭)想做的太多,但他的知识背景没有那么深厚,”这位香港的前员工指出,“而且,乐视招来的员工能力不够强,他们的实力未必满足公司需要。钱能做什么?钱不能解决战略问题,钱不能买到人才。”

  然而,即使是资金也慢慢出了问题。

  硅谷的各家媒体在争相报道新面孔乐视在当地激进的扩张计划。这时中国国内的投资者开始担心乐视的财务状况。

  资金链亮红灯

  2016年年初,中国国内媒体和微博、微信这些社交媒体上的帖子纷纷指出,乐视旗下深圳上市公司乐视网的财报亮起了红灯。

  乐视网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全年公司应收账款、即以提供商品与服务应收取的款项为86.8亿元人民币(约合12.8亿美元),较上年增加53.2亿元人民币(约合7.8379亿美元)。

  同在2016年,乐视网的营业收入却只增长了89.3亿元人民币(约13.1亿元),也就是说,应收账款几乎占了乐视营业收入总和的60%。

  与此同时,财报显示,乐视网的运营性现金呈现净流出,全年现金净额为负10.8亿元人民币(约1.5764亿美元),较上年负增长221.97%。

  一边是应收账款猛增,一边是现金流锐减,双重夹击下,乐视网的现金流将要枯竭。

  此外,乐视与关联方的交易额激增也遭到国内普遍质疑,人们怀疑乐视可能之前动用财务伎俩,在财报中夸大了销售数据。

  2016年,乐视公布关联方相关销售额达到117.8亿元人民币(约17.7亿美元),较上年暴增655%,这类销售额占公司营业收入总额的一半以上。

  由于担心乐视的现金问题酿成危机,投资者开始抛售乐视网的股票。到2016年年末,乐视网股价较2015年创纪录高位跌去55%,在该公司2017年申请停牌前,年内又跌了14.3%。

  据一名乐视香港公司的前员工回忆:“我知道公司可能在去年(2016年)7月左右面临现金流问题。我听说有人把电话打到公司在印度的办公室。有些广告代理要求付款,可我们没有钱付给他们。”

  CNBC联系到一位乐视的女发言人,请她就以上公司管理不当、财务账目可以和现金荒的言论发表评论。该发言人拒绝置评。

  多米诺效应一触即发

  去年年底,贾跃亭承认乐视面临严重的财务问题。不久之后,乐视的形势进一步恶化:乐视搁置了在美国内华达州修建电动汽车生产厂的计划;媒体爆出,乐视计划出售公司设在硅谷的总部,并在当地裁员几百人;乐视取消了收购美国电视制造商Vizio的计划,Vizio此后提起诉讼,要求乐视就终止收购给予1亿美元的赔偿。

  在中国国内,有关供应商因乐视不良债务对其提起诉讼的负面新闻涌现。2017年7月3日,因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的一笔乐视贷款违约,上海市一家法院裁定,冻结乐视系及贾跃亭持有资产12.4亿元人民币(约1.82亿美元)。

  几天后,贾跃亭卸下包括乐视网董事长在内的乐视系所有职务,自称将专心建设乐视系的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他希望未来让这家公司成为特斯拉的竞争对手。

  乐视因媒体聚焦的诸多官司声誉受损,贾跃亭将公司大权交给了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融创中国的董事长孙宏斌。孙宏斌带来了全新的管理层,任命了新的乐视董事长。

  今年一月,本已负债累累的融创中国向乐视提供24亿美元救急款,得到了乐视系核心的影视业务股份。

  乐视的陨落被中国监管机构视为教训。最近,监管层开始密切关注所谓“共享生态”,打击可疑的关联方交易。

  中国高层出手

  2017年10月初,中国报媒《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北京的投行人士消息称,中国证监会开始要求上市公司增加披露信息,减少关联方交易。

  据该报报道,一位消息人士提到,针对有复杂企业结构或多个关联方的科技企业,证监会开始加强对这类公司的监管。

  该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乐视暴露出的风险情况让整个市场吸取了教训,监管层关注共享生态产生的关联交易问题。”

  最近监管层的一系列禁令也体现了这一趋势。2017年10月上旬,保监会对五家保险公司下发监管函,禁止它们与母公司开展资金运用类关联交易,其中包括海航集团旗下渤海人寿。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