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反滴滴联盟超级乐八点张翰郑爽”的反扑能成功吗?

时间:2017-11-14 12:57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文章导读: “我相信并不存在一个成建制的‘反滴滴联盟’,大家都希望在出租车市场分一杯羹罢了。”在嘀嗒拼车于上海和北京两地正式上线出租车业务后,嘀嗒拼车创始人兼CEO宋中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否认了坊间的流传“反滴滴联盟”的存在。

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银昕 | 北京报道

  编辑:蒋莉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4期)

  “我相信并不存在一个成建制的‘反滴滴联盟’,大家都希望在出租车市场分一杯羹罢了。”在嘀嗒拼车于上海和北京两地正式上线出租车业务后,嘀嗒拼车创始人兼CEO宋中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否认了坊间的流传“反滴滴联盟”的存在。

  但他也表示,之所以看中出租车市场,是因为各家都觉得“出租车司机和乘客没有被服务好,有各种可以提升的想象力。”

  首汽约车于2016年12月在南京、佛山和青岛上线出租车业务,其中南京、佛山两城的全量出租车均接入首汽约车平台。“我们不排除向其他城市扩展的计划,最终肯定是要进入北上广深四大城市。”首汽约车内部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首汽约车的出租车业务“不只是试试看”。

  在广州、深圳和成都等18个城市,首汽将自己的约车服务接入了摩拜单车App,“我们希望将单车和汽车两种出行场景无缝对接,给用户多一种选择。”该负责人说。外界有分析认为,这是首汽约车为提高单量,增加用户入口的一大举动。

  鉴于目前滴滴出行在移动出行的快车、出租车和专车等多个细分市场呈“孤独领跑”之势,其他平台进入滴滴出行赖以起家的出租车业务,被外界称为“市场自发的反垄断行动”,“反滴滴联盟”自此而来。

  “我也不认为事实上存在这个联盟,但经过两次并购后,滴滴出行呈一家独大之势,此时应该鼓励其他平台进入参与竞争。”北京邮电大学信息经济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曾剑秋评论说。

  滴滴一家独大,非滴滴系平台掘金细分市场

  QuestMobile公布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Q2夏季报告》显示,在出行类App中,滴滴出行、滴滴优步司机在2017年6月共有近6000万活跃用户,排名第三的嘀嗒拼车则只有506万,其后分别是优步中国(337万)、首汽约车(305万)、易到(269万)及神州专车(203万)。

  滴滴在渗透率上也遥遥领先,猎豹大数据发布的《2017Q3中国App报告》称,滴滴出行的周活跃用户渗透率超过1.6%,优步中国排名第二,跌至0.0557%;非滴滴系中排名最靠前的嘀嗒拼车仅为0.0465%,该报告直接使用“寂寞”一词描述滴滴出行巨大的领先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除滴滴和优步外,其他平台增加了在细分市场的投入。“出行市场有很多细分领域,滴滴在出租车和快车市场一家独大无法撼动,我们其他几家的策略是在其他细分领域占据主动,争取反扑一下。比如我们瞄准的就是舒适度较高的中高端市场。”一位不愿具名的叫车软件负责人告诉记者。

  目前,出行领域主要有三个业务类型:普通出租车、更经济的“快车”和高端的专车,还有嘀嗒拼车所处的拼车和顺风车业务。

  “我们从拼车切入市场,一方面考虑的是2014年滴滴和快车已经将出租车市场基本占领,这时候再进去难度太大。另外,我们觉得拼车和顺风车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对节省能源、降低拥堵和保护环境都有重要意义。”宋中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嘀嗒团队认为这个布局策略是正确的。

  利用拼车领域上的优势,嘀嗒拼车在某些细分市场的占有情况正逐步上升。易观智库发布的“2017年7月App Top1000”中嘀嗒拼车月活跃用户为418.7万,环比增幅17.85%,而滴滴出行在2017年7月环比增幅仅为4.15%,非滴滴平台“在细分市场寻求突破”的策略似乎已经见效。

  整体上,拼车、出租车、快车和专车“四分天下”的格局并未改变,“其中出租车和快车是主流需求,仍然占据80%的单量。”宋中杰说。

  “滴滴对出租车的单量满足率只有5%”

  上述不愿具名的叫车软件负责人告诉记者:“首汽约车、嘀嗒拼车切入出租车业务的迫切原因在于‘单量不够’,滴滴出行的需求量远高于顺风车、拼车和专车,其出租车和快车市场遥遥领先,使其他平台‘无单可接’。切入出租车业务是为了提高单量的一种选择,但我们不会去做,没有太大意义。”

  但宋中杰否认了“拉单量”的说法,他的逻辑是:滴滴没有服务好的群体,可以让其他市场主体来服务。

  去年 8 月底,滴滴出行公开推出“智能派单”,可司机与乘客的反馈情况却不佳。“我不了解滴滴技术上的算法是怎样的,但强制派单对出租车司机是个伤害。”北京某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系统经常派给他行程只有5公里,乘客却离他3公里的单子,“来回就是8公里,只有后5公里能给我带来收入,还不够我烧油的钱呢。您说这样的单子我接是不接?”该司机称,一旦司机拒绝滴滴强制派给出租车的单,会有惩罚措施,“每日拒单3次之后,会停止3天的滴滴使用权,我只要还想用滴滴,就只能‘任其调遣’。”该司机无奈地说。

  今年8月,一则来自南京的消息称,该市有出租车司机反映,在滴滴公司的统一派单下,出租车的客源骤减,乘客也频繁遭遇订单被取消。南京客管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打车软件平台像对待网约车一样给出租车派单,涉嫌违规。“不得强制给正规出租车驾驶员派单,扰乱正规出租车驾驶员正常的经营行为,我们查实以后会对平台做出相应的处罚。”南京市客管处办公室副主任许兵说。

  但南京市的处罚措施至今没有公布。

  “全国150万辆登记在册的出租车是滴滴起家的源泉,但这150万辆出租车在滴滴上每日只有不到300万单量。如果按照每辆车每日30单计算,出租车日常的总量应该达到日均4500万单,目前被滴滴平台满足的不到5%。”宋中杰认为,出租车司机目前没有被服务好,且有“被遗弃”的可能。

  滴滴不能从出租车司机身上抽成,无法构成直接的收入,而快车服务与出租车属同一档位且可以抽成,不排除滴滴的派单算法“冷落”出租车司机,向快车倾斜的可能,“相同档位的服务,谁不希望导流到自己能抽成的业务中去呢?”宋中杰说。

“反滴滴联盟超级乐八点张翰郑爽”的反扑能成功吗?

  非滴滴系平台:我们不强制派单

  “我们不强制派单。”接连进入出租车行业的嘀嗒拼车和首汽约车不约而同地如此表态。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