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复盘俞永福入主高阴影下的秘密9德这3年:第一刀砍对了O2O

时间:2017-09-15 12:4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文 | 吴倩男  编 | 赵艳秋

  2014年5月的一天,俞永福接到一通马云打来的电话。

  这样的电话,俞永福并不陌生。在过去的几年中,由于阿里巴巴收购UC,两人频繁电话沟通。但这次,马云的电话不是因为UC,而是另一家公司——高德。

  2014年2月10日,阿里巴巴准备以10.45亿美元的现金收购高德72%的股份,加上之前阿里曾经收购了高德28%的股份,此次收购完成,高德成为阿里的全资子公司并从纳斯达克退市。

  马云想让俞永福接手高德。在之前,阿里先后有两名高管尝试过,但在考察过高德内部情况后,感到压力颇大,不了了之。

  “今天我可以很平和地谈这事,在当时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挑战。”回顾3年前的情景俞永福对AI财经社说。俞永福是一位整合高手。此前,他先将自己整合进何小鹏和梁捷创办的UC担任CEO,一手推动了UC的“大五”文化( “大学五年级”,同事以同学相称,希望延续大学时代简单的氛围),然后又将UC像“水渗入沙中”一样整合进阿里。

  但高德还是不一样。高德整合进阿里的难点至少在于:第一,高德正处于从传统地图服务商向互联网转型的关键阶段。阿里要做的不仅是将高德整合进来,更重要的是同时实现高德的转型。这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业务并购。第二,高德是一家老牌地图软件公司,成立12年之久(2002年成立到2014年被收购),已经形成颇为牢固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模式,两者深度融合,产生文化及管理方面的矛盾、冲突在所难免。

  在俞永福接手后,回顾过去3年,表面上是高德一次次业务的调整和重组——逆势砍掉O2O业务,汽车和手机的地图引擎合二为一,研发智能驾驶,又重新整合各项出行服务……但这背后更深层次的是组织和人的整合。俞永福认为“组织和人的整合是他当时面临的最大挑战”。高德早期成员、现高德副总裁董振宁则将这组织和人的变化,视为“3年来最大的变化”。

  从今天来看,在整合的挑战中,俞永福和他的团队走得艰难,但最终过关。2016年10月15日,在阿里云栖大会上,俞永福公开说高德地图的日活已经超过百度地图成为行业第一。

2016年云栖大会上,俞永福宣布高德地图日活成为行业第一。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6年云栖大会上,俞永福宣布高德地图日活成为行业第一。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篇文章无意去争辩谁是第一的问题,重新审视高德合并案的意义在于,这是一个互联网巨头如何整合并购公司,并使其转型的典型样本,对后来者具有借鉴意义。

  上来就动了“一号位”

  2014年7月18日,高德控股发布公告,宣布完成私有化,并成为阿里巴巴的全资子公司。与这一消息一同传出来的还有,创始人成从武退场,“新来者”俞永福接棒。

  一退一进同时进行,两人中间甚至没有过渡。在整合中,没有过渡就立刻调整“一号位”是高风险动作——一方面新继任者缺乏对业务和团队的了解,整合起来颇有难度。另一方面,当时的高德有4100名员工,优酷与阿里合并时也不过3000人。如此体量之下,稍有不慎,满盘皆输也并非危言耸听。

  但俞永福说,等不及了。

  高德正处在向互联网转型的窗口期,“如果再纠结6个月,错过窗口期,可能会出现大麻烦”。

  当时的一个背景是,百度针对高德先后发动了导航抢先免费、组织车辆“包围”高德总部、给打车用户高额补贴等战役。在百度全方位进攻下,高德开始处于下风,市场份额被百度反超。

  高德也在做出回击。为支持互联网业务发展,高德增加营销费用,减少其他业务投入,这导致它的总营收连续5个季度大幅下降,退市前最后一个季度,净亏损4600万美元,而上一年同期净利润570万美元。不过,这些举措效果寥寥,与百度差距没有缩小反而有拉大之势。

  俞永福这样形容高德当时的状态:“大家有决心变革,但是我觉得属于乱乱哄哄,就是东南西北都要去变革,这也是很危险的。”

  让4000多名高德员工全都接受俞永福也并不容易。在高德这边,大部分人只知俞永福其名,未见其人,就连董振宁这些高管也没有与他有过交集。“为什么是俞永福来接管高德?”一时间议论四起。俞永福“外来者”的身份,让不解的情绪迅速蔓延。

  为了缓和高德员工的情绪,也为了逐点击破,初入高德,俞永福只接过了互联网业务。CEO由时任阿里巴巴CEO陆兆禧兼任。阿里集团CEO亲自出面,这对安抚团队的情绪很重要。

  发布私有化公告的当天早上,在望京方恒国际中心16层的大会议室,俞永福第一次以“高德移动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的身份参加了高德的高管会议。这次大会实际上也是俞永福的进门会,在座的除了高德所有高管外,还有陆兆禧。

  俞永福的开场颇为直白:“我财富自由,也是集团战略委员会委员,我不会为任何人打工,也不需要为职级做什么证明,做高德就是因为对这个产品的热爱。这个动机很纯,我没有其他动机。”

  通过这次会议的观察,俞永福把桌子上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高德创始团队、核心成员,另一类是职业经理人。他认为要 “团结那些对于高德有感情,有历史贡献的同事”,对后一类,“我不欢迎职业经理人心态,因为我觉得在互联网创业公司,职业经理人是混不下去的。这种情况下,我要看专业。如果你专业好,我一定改变你的心态,但是我会留你下来。另外一种,你完全是混在这个位置上,外行指导内行,公司之间部门间天天在PK,那对不起”。

  上任后两个星期,两名VP离职,又一个月,又两名VP离职。

  “这叫调整,不叫流失”。

  打大仗增强凝聚力

  高层变动不可避免地引起员工们的不安,这时候在匿名社交网站上,关于高德最多的话题就是“会不会裁员”、“前途未卜”。

  面对员工开始涣散的人心,俞永福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发起“10.1战役”:在“十一”国庆长假,用户出行高峰前,发布新一版本高德地图,与百度地图正面PK,抢夺用户。

  依据俞的判断,这是这一年最重要的一次用户出行机会。如果抓住就意味着会咬紧对手;如果错过,则意味着和竞争对手的差距越拉越大,大到一个很难扳回的程度。

  “大家要通过打仗来增加认同。”俞永福说,他希望用“打大仗”的形式,让所有人看到他们正在“一个正确的方向上用一个正确的方法取得了一个正确的结果”。

  在这个新版本中,俞永福出人意料地砍掉了O2O业务,他要面对团队情绪的激烈反弹。

  在过去大半年,高德将转型的宝押在O2O上。拿出专人开辟O2O业务,相继在地图中接入团购、打车、外卖、代驾、上门保洁等10余个项目。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