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网络大电影“生死劫江绵康简历”:九成亏钱 不赔太惨就是胜利

时间:2017-09-01 14:4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网络大电影“生死劫江绵康简历”:九成亏钱 不赔太惨就是胜利

  刘燕秋

  井喷过后,红利消失,草根团队在这个行业活不下去了,头部效应愈加明显。网络大电影已不再是去年淘金者们蜂拥而至、流淌着“奶与蜜”的地方。但好消息是,内容终究还是要回归内容。

  一年前,合肥的网大导演King以两万成本拍摄的《温柔的谎言》点击量突破千万,这让他轻松赚到了100多万元,还体验了一回做名人的感觉--去餐馆吃饭,有服务员惊喜地认出客串的他。“诶,你不是那个演电影的吗?”

  一年后,King执导的《温柔的谎言2》上线已经一个多月,点击量却停留在了34万。这让他对“还要不要继续做网大”感到犹疑。

  “网大”是网络大电影的简称,2014年3月,爱奇艺首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指向那些时长超过60分钟,故事结构完整,通过互联网渠道发行的电影。和此前盛行的微电影不同,网大有着清晰的盈利模式,这让这门“5块钱的生意”变得性感。

  短短三年间,这个新兴行业经历了令人惊喜又迷惘的飞速发展。

  2015年之前,爱奇艺上的网络大电影只有200部左右,2015年末这一数字增长至612部。King大赚一笔的2016年是网络大电影井喷式发展的一年,爱奇艺上线了1780部影片,平均一天上线5部。

  成本低、周期短、回流快,这曾是很多人选择拍网大的理由。而今,这些优势都消失了。在政策趋严、平台收紧、竞争惨烈的2017年,野蛮生长的网大行业开始进入动荡的调整洗牌期。

  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表示,今年的市场变了,“草根团队基本上活不下去,赔钱的机率从原来的60%-80%已经上升到90%了”,“不赔的太惨就是胜利”。有人调查了业内400多家公司后发现,从去年到现在,20%的网大制作团队已经销声匿迹。

  多数人认可这样的调整,“网络电影行业需要规则来约束,需要更有序的发展”。几乎所有受访者都加大了投入成本,朝着院线电影的规格靠近,“网大第一人”张涛甚至投资千万拍摄了新片《超自然事件之坠龙事件》,试图为行业树立新标杆,也有团队在尝试更多元的题材以突破同质化竞争,或是拓展发行渠道,减少对平台的依赖。

  但淘汰是免不了的,终究有人会倒在抬高的行业门槛上,而积极拥抱变化者也面临着新的变数和风险。

  我跟King是在去年的爱奇艺网大论坛上认识的。当时,参会者挤满了会场的每个角落,一位业已成名的导演在台上呼吁,网络大电影或将在2016年成长为拥有10亿市场规模的风口行业,每一个人都应该把握机遇。也是在那时,King跟我透露了收入百万的“秘密”。

  现在,这个曾经的摄影师告诉我,合肥那边做网大的都不做了,“我们还在拍,因为热爱,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放弃”。但说到后面他似乎也没那么肯定了,“做一段看看再说吧,走一步看一步”。

  不是二八法则,而是一九法则 

  即使是正规军,也未必能精准地把控行业的脉搏。

  “我们去年做了一年发行,自以为了解了市场,今年参与了很多制作却发现市场已经变化了。”五元大有影业副总裁贲放苦笑着对界面创业记者说。

  去年3月,原本专注PGC业务的大有影业开始进入网大市场。2016年全年,公司发行了100多部网大,想通过积累发行数据来了解市场。2017年,大有影业正式介入投资制作,参与制作了30多部网大。

  一开始,贲放就将网大视为一门精准的生意,但从观察者转为局中人后,贲放发现,影响市场的因素太多,市场的走势还是跟之前的预判有所出入。“去年C类的项目都能挣到很多钱,今年上半年我们就按照这个思路,围绕那些受欢迎的题材提高成本投入制作,但是今年整个行业的门槛变高了,做A类项目也不一定能赚到钱。”

  所谓的ABC类指的是爱奇艺对合作网大的评级。不同的评级意味着不同的分成价格,A类合作项目可以在每次有效付费中拿到2.5元的内容分成单价,B类是2元,CDE三类分成单价依次递减--所谓有效付费,爱奇艺的标准是付费会员至少观看6分钟。

  一个点击量在1000万的片子,付费率大概是5%-10%,如果被评为A类片,意味着片方至少可以有125万元的收入。至于A类项目是什么标准,爱奇艺并没有公开评级的量化标准,但人人心里都清楚,大投入大制作总没错。

  对大多数小团队来说,要拿到A类评定并不容易。

  去年8月从母公司立素文化独立出来的树莓影视,最初发展的也是PGC业务。2015年的秋天,创始人吴立素觉得商业广告的天花板太低,又恰好有朋友做网生内容拿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公司就也顺着最早的规划转入原创网生内容。

  吴立素觉得自己摸清楚了,市场需求的项目就是“接地气又不缺乏电影质感的故事”。

  进入2017年,公司所有的项目都是冲着平台A类评级去的,但是如果在评级时撞到了其他大投资,品质更好的同题项目,这些冲A项目也只能降为B类。“若我们投资200万的戏,撞了一部投资过千万的,知名主创团队,全明星阵容,那评A以上的机会就非常渺茫了。”但他也摸索出了门道--这个要看你的圈内消息是否灵通,一般大投资的戏前期宣传都比较声势浩大。“圈内的朋友都希望自己的影片能有一个好的发行排档,互相之间你什么时候上,我什么时候上,可以错一下。”

  “今年要稳拿A类至少得投入300万-500万”,这是贲放的判断。“当然,拿到A类也不是说就一定能赚钱,”他顿了顿说,“不赔得太惨就是胜利。”

  在爱奇艺上拿到A类的网大每个月大概能有10部,但在大有影业发行总监王彤看来,评级高低跟能否挣到钱还不是一个概念。她告诉我,今年上半年只有12%的影片播放量达到1000万以上,也就意味着回款能在100万到300万元之间。

  “已经不是二八法则,而是一九法则了。”王彤说。

  B级片市场落幕 

  网大数量激增而播放平台有限,掌握更多话语权的平台开始在分账模式上进行调整。现在,爱奇艺网大分账Top20榜单中,几乎所有影片都是独家合作,从2017年开始,C类独播和非独家网大将不会获得任何推荐位。

  王彤发现,今年已经上线的66部影片中,50部都是独家。“不过现在独家项目的付费期也只有6个月,最早的时候,有项目付费期长达一年,甚至还有永久付费的。”

  优酷今年则把播放时长提到了第一位,分账用单价乘以累计时长来计算。用户观看时间越长,分到的钱就越多,而单价也与用户观看时长有关,最高时能达到4块钱。“这就要求你的内容足够吸引人。”王彤说。

  日趋严苛的政策调控则是推动行业洗牌的最直接力量。

  去年11月4日,《大风水师》《催乳大师》《超能太监之黄金右手》等60多部热门网大一夜下架。今年6月,包括《二龙湖浩哥》全系列、《我的室友是狐仙》、《打狼之我命由己》等40多部网络电影也都被下架。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