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国家电网版战狼:爱养成卢娜在非洲遭遇拘留、全身毛发剃光

时间:2017-08-13 10:1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看完《战狼2》,国家电网海外员工的那些故事浮现在眼前。

  你也许听说过国家电网“走出去”的辉煌战果,但未必知道战斗在海外一线这么燃的生活……

  尼泊尔 大地震,半小时失联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

  余婧,平高集团国际工程公司南亚部员工。尼泊尔马相迪项目是他们团队执行的第一个海外工程总承包(EPC)项目。2015年3月中旬开始,作为小组领队的她带着陟新鹏、刘俊杰、夏永泉三名同事,前往尼泊尔执行该项目变电站对接测量等工作。

  地震发生时,余婧和陟新鹏在加德满都办事处办公,刘俊杰和夏永泉在另一处办公点。突然,地板开始震动,墙壁左右晃动,书本和文件夹从书柜里滚落到地上。“地震,快跑!”余婧喊着,和陟新鹏冲出办公楼。缓过神后,他俩急忙拿出手机,联络另外二人。信号时断时续,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过了十几分钟,刘俊杰打通了陟新鹏的电话。大家都安然无恙。

  在国内,余婧、陟新鹏、刘俊杰、夏永泉4名员工的安危牵动着大家的心。平高集团负责人要求,全力救援,帮助4名员工尽快撤离震区,早日回国。“余婧他们有消息吗?联系上没有?”“要利用所有手段不间断地联系,直到联系上为止。”在国内的同事用电话、短信、QQ、微信一刻不停地向身在尼泊尔的他们发送信息。地震发生半个小时后,大家终于和4人取得联系。

  “联系上的那一刻,电话那头说话的声音基本上都是喊出来的。很多人都在关心着我们,从刚开始对我们安危的关心到最后撤离时为我们出谋划策,点点滴滴都是爱。”余婧说。

  余婧回忆,地震发生后,我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工作人员一直在加德满都国际机场协调撤离。4月27日凌晨2点,他们4人登上了回国的班机。

左图:临时避难场所,右图:路过废墟。

左图:临时避难场所,右图:路过废墟。

  土耳其 政变夜,“中国人”身份让人安心

  2016年7月15日,中电装备第三事业部第一工程部李安生正在土耳其安卡拉代表处。这一晚注定会成为他终生难忘的回忆。

  当晚10点30分左右,电话铃急促响起,当地合作伙伴在电话那头大声提醒:“李!千万不要出门!土耳其发生了大事!有情况我会通知你。”这突如其来且没有来由的信息,让李安生隐隐地感到一丝惊慌和不安。随后,身在伊斯坦布尔的单位负责人和国内的部门负责人也先后打进电话来,嘱咐他在代表处万事小心,不可外出。

  与此同时,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也在土耳其中资企业微信群里不断更新实况,提醒大家务必待在安全地点不要随意走动,视政变情况,必要时候安排撤离。

交通封锁。来源: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微信

交通封锁。来源: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微信

  李安生回忆,那一夜,引起窗户剧烈颤动的爆炸有20多次,此起彼伏的嘶喊声、战机轰鸣声、坦克和机枪的交火声更是不断,令人感到末日就要来临一样。但是,他心里是安定的:“因为我是中国人。”

  巴基斯坦 恐怖袭击就在附近,安保制度极为严苛

  2017年2月底,许继集团保护自动化系统公司员工刘沛独自踏上了巴基斯坦的土地。此行,他要调试信德省塔尔二区块褐煤露天矿柴油项目。而就在半个月前,距离项目所在地20公里左右的清真寺发生恐怖爆炸事件,死伤人数超过300人。也正因此次事件,以前每周一、三、五安排军方和私人安保公司武装车队护送的安保出行体系变更为随机出行。

  刘沛在巴基斯坦待了3个月。这3个月,他从未踏出过工地大门。中国的总承包方不但建立了严格的出行保障体系,而且在工地四周设立了24小时值班的哨卡。“工地上小型瞭望塔随处可见,穿着不同制服的不同武装安保人员、不定期的反恐实践培训、时刻紧锁的中转站大门、全员通报的处罚通知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在这里工作既安全也不安全。每个人都当遵守安保制度,暂时失去的‘自由’只为每个人都能安全地回归自由。”

驻地内,武装安保人员随处可见

驻地内,武装安保人员随处可见

  刘沛说,在巴基斯坦,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机场进出关设有中国人专用通道。“这个只有中国人有,特别方便。中国和巴基斯坦是友邻,中巴两国友谊深厚。”

  菲律宾 遇上过游击队,收到过恐吓信

  1997年,技术骨干刘金富前往菲律宾500千伏修复工程,负责塔腿修复。当年和菲律宾游击队相遇的那一幕,这位浙江送变电公司的老员工一辈子也忘不了。

  铁塔在菲律宾一个深山老林里,为了减少每天来回项目部的赶路时间,刘金富带着两位同事携帐篷住到了山里。一天,他们在施工时遇上了当地的游击队。被四五条步枪指着,刘金富吓出一身冷汗,结结巴巴地说着英语和他们解释情况。幸好有村民路过,替他们解了围。游击队离开时,精明的刘金富送了一些“中国特产”。从此,游击队再也没来“找麻烦”,有时还主动协助他们工作。

中国和菲律宾工人

中国和菲律宾工人

  2006~2007年,吴登鹏在菲律宾0014工程建设时,处理了一起恐吓信事件。某日早晨,项目部收到一封匿名信,要求支付200万比索,还附了一颗子弹——这是一封恐吓信。和平解决,不留隐患——这个艰巨的任务落到了吴登鹏的身上。在恐吓信事件之前,项目部就多次遭到一名菲律宾反政府武装成员骚扰。当地驾驶员劝他:“和他谈判很危险,可以不用理会他的。你们是中国人,他不敢拿你们怎么样。”吴登鹏说:“既然不敢拿我怎么样,就更要去了。施工人员有很多当地百姓,我们要对他们负责,也要对工程负责。”到了恐吓者家,刚说明来意,黑洞洞的枪口就指在了吴登鹏的头上。“要么给钱,要么你就不要出这个门了。”吴登鹏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向这个青年介绍工程的意义、给当地居民带来的利益,谈起工程的艰苦等等。足足四个小时的谈话,吴登鹏用真诚打动了对方。后来,这人成了项目部的好朋友,在一次施工人手不够时,他甚至主动找来几个青年帮忙。

  吴登鹏说:“我从来没有害怕过。我们做的工作是给当地人带来福音的。最重要的是,身后有伟大祖国作为我的后盾。”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