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李文星事件背后的“政治经济学形成性考核册网聘陷阱”:审核漏洞与传销套路

时间:2017-08-08 16:4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身陷传销组织“蝶贝蕾”四个月后,陈晓娜终于逃出来了,那一刻,她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今年2月,急于求职的陈晓娜从朋友那儿听说Boss直聘“挺好的”,于是下载了Boss直聘App并在上面找工作。很快,她被天津的一家公司录取。

  然而,到了“公司”后她发现,在Boss直聘平台上招聘自己的,是传销组织假冒的“李鬼公司”。

  和陈晓娜一样,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也是在Boss直聘平台上找工作,之后被骗入传销组织,最终不幸溺亡,引发了公众对传销和网聘平台的广泛关注。

  “民间反传销第一人”李旭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近几年,传销组织正从传统传销转向网络传销,大学生成了这些传销组织的重点围猎目标。传销组织通过网络招聘平台,冒充企业,虚构招工信息,把人骗进去后对其进行人身控制和精神控制。

  本应是年轻人求职、企业招人的网络招聘平台,何以成了传销组织诈骗的工具?传销组织又是如何利用网聘平台漏洞进行虚假招聘的?近日,澎湃新闻采访了多位通过网络招聘平台陷入传销组织的受害者,并对Boss直聘、中华英才网、拉勾网等多家网络招聘平台进行调查。

  “被同样情况骗至传销的人多到想象不到”

  苦寻工作3个月未果后,陈晓娜收到了Boss直聘平台上一家公司发来的消息,询问她之前的工作经历、家庭状况、对工作的期望等问题。

  两天后,她接到了该公司的电话面试。10多分钟的面试里,对方只简单询问了几个与软件测试专业相关的问题,以及是否去过天津、有没朋友在天津、独不独立等问题,就告诉她通过了面试,让她第二天去报道。

  陈晓娜有些怀疑,“怎么这么简单就通过了”。她上网查了下,发现确实有这家公司,不过是家小公司。她将此事告诉了哥哥,哥哥听说后有些怀疑,说不可信。

  但“终于有工作了”的欣喜,让陈晓娜没有细想,第二天就收拾行李奔向新工作。那时的她尚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长达4个月的传销生活。

  事后回忆起被骗经历,19岁的陈晓娜说,“因为我年龄小很多公司都不愿意要我,我就着急找工作。好不容易有公司要我了,我迫不及待就去了。我当时想着,只要能工作,无论公司给多少钱都行,就是这种心态害了我。”

  与陈晓娜一样,周浩也是在急切找工作时跌入了网聘陷阱。

周浩收到的“李鬼公司”发来的入职通知截图,邮件中没有写明公司名称。

周浩收到的“李鬼公司”发来的入职通知截图,邮件中没有写明公司名称。

  今年4月,周浩从一家软件公司辞职,回家待了两个月。6月时他开始找新工作,在Boss直聘、前程无忧、拉勾网等网聘平台上广撒简历后,收到了拉勾网上一家上海公司发来的消息,询问他有无贷款、是否单身、是否介意出差,而专业技术方面的问题则问得比较笼统。

  周浩有些诧异,怎么一上来就问这些私人问题。两天后,对方打来电话面试,询问了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回答,对方总是回复“嗯嗯”,“是否专业,我也不清楚。”

  对方还称,上海总部不缺人,天津那边有个项目部,需要先去天津一两个月。周浩觉得工作出差很正常,就欣然应许。

  不久,名称为“拎着幸福逛街”的QQ个人邮箱发来入职通知,让他6月8日到天津市西青区鑫茂科技园报道。

周浩收到的“李鬼公司”发来的入职通知截图。

周浩收到的“李鬼公司”发来的入职通知截图。

  通知书中写明,他担任web开发一职,入职后试用期月薪5000元,转正后6000元,“并没有高薪诱惑,所以自己也没有多想。这一点让我觉得他们非常狡猾。”

  更令人起疑的是,整封邮件中均未标注公司名称,邮件末尾还写着“备注:请遵守薪酬保密制度,不得向第三方透露自己的薪酬、福利等相关内容,一经发现公司将根据薪酬保密制度给予严重处分,严重者解除劳动合同。”

  周浩将邮件截图发给哥哥看,两人都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没有意识到这是传销,以为是小公司没有那么严格,不像大公司那样正规。”

  被骗进传销组织后,周浩发现“被同样情况骗至传销的人多到想象不到”,“我们那个窝点,十天就进了七个新人。其中五个是程序员,都是从网上被骗进来的。其他人大部分是通过Boss直聘骗过来的,其他网站也有。”

  “一旦做了这个事,就再也洗不清了”

  2017年春节前夕,汤可可在北京边实习边找工作。1月10日,中华英才网上“华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张佳豪”发来消息,让他去天津面试。

中华英才网上,传销人员假冒“华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张佳豪”,发布的测量员岗位,汤可可投递该岗位后被骗。

  中华英才网上,传销人员假冒“华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张佳豪”,发布的测量员岗位,汤可可投递该岗位后被骗。

  他特意上网查了下这家公司的相关信息,发现招聘网站上发布的公司信息都是真的,却忽略了发布信息的人与这家公司不一定有关系。“招聘平台的问题就在于只审核了这些公司的真实性,却没有审核发布信息的人。”

  之后,他被骗入天津静海区的一处传销窝点。十多天后被迫发展下线,“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发展其他人”。

  汤可可透露,发展下线采取由老带新的方式,老成员的主要职责是监督新成员使用手机的情况,新成员则用手机注册中华英才网、Boss直聘等招聘网站,同时加一些QQ、微信招聘群,发布招聘信息。

  发布的招聘信息往往与个人所学专业相关,“我是学地质专业的,他就让我填测量或者技术员这类岗位。”回忆起来,他不记得招聘平台有什么审核过程,“反正今天发了,第二天就能用”。

  而在周浩所在的传销窝点中,十三个人中每天有四五个在做这个(骗人),成功的几率并不高,但也有被骗过来的,“他们撒了一个很大的网,基本上招聘网站上都会发布,所以总有人来”。

  刚进去十天,周浩就被告知,要等时机成熟了、到一定层级后才能做这个,“大概两个月后就可以”。

  要发展下线,首先得成为“老板”, 并且熟知理论。这些理论很长,刚进去的一两个月基本上都在背理论。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