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易到危局:一创立最坏丫头 音译早的网约车公司是如何濒临死亡的

时间:2017-04-18 13:42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周航 资料图

周航 资料图

  来源:界面新闻 陈晓双

  易到与乐视的危机最终摆到了台前。

  4月17日,创始人周航一纸声明将易到目前的困境公之于众,周航称易到目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其主要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达13亿元。他还表示乐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殃及易到”,呼吁乐视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易到与乐视方面则在晚些时候发表声明反击称,“挪用”一事不属实,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13亿元指的是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同时作为公司股东的周航知悉此事。易到之后将就上述行为追究周航法律责任。至此,易到管理层分化严重,问题彻底公开化。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青春对界面新闻分析认为,在本次事件中,周航可能涉嫌诽谤,乐视可能涉嫌挪用资金,具体哪方面的风险成立,取决于事实和证据,由于对于事实和证据还不掌握,目前只能说双方均涉嫌上述法律风险。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此声明来看,贷款合同是约定了专门给易到的,按照目前的贷款监管政策,银行也不可能允许一个公司贷款以后,给另外一个毫不相关的公司运用,这急剧扩大了出借方的业务风险。如果情况属实,相关的贷款行会紧急核查这笔贷款的真实流向,并且迅速抽贷,如果不能够抽贷,那么就是第一时间申请和执行资产保全,将乐视大厦强制拍卖。

  近几个月以来,易到司机提现困难、乘客打不到车被广为诟病,在声明中周航认为,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周航深夜在朋友圈发文称,希望乐视“能够真正意识到并直面易到此刻的困境和问题,期盼你们能够真正去解决司机和用户的诉求”。

  界面新闻获悉,易到创始人周航一个月前已入职顺为资本,担任venture partner一职,有自媒体就此将其形容为“易到充值忽悠、涨价没车、司机退车、老板跑路”。

  连续数月提现未过,易到司机 “心寒”离场。40岁的张师傅是个上班族,周末选择开网约车赚点“零花钱”。不过他现在很少选择易到接单了。“我易到账户里还有好几千块钱,根本提不出来,谁还给他卖命啊”。

  深圳的易到司机严先生也对界面新闻表示:“以前易到是工作日的10点到15点都可以提现,现在能提现就等同是中彩票一样的概率。”遭遇提现难题的司机不止严先生一人,在易到贴吧里,来自各地的易到司机每天都会吐槽提现难的问题,不少人尝试所谓的“提现技巧”希望能试试运气:10点整申请提、下午人少时尝试、重新下载App再登录,然而绝大多数人都以失败告终。

  应对这种情况,易到提供的具体提现程序也非常繁琐:提现困难,第一次申请需要到易到登机手机号码并提供账户余额截图,7天仍无法手机提现,要带着身份证银行卡到易到总部登记、申请线下转账,此后司机账号还要有15天的静默期,不能接单。

  北京车主张先生目前的易到账面上还有3000多元未能提出,他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已经不在易到接单了,“有点心寒了”。帐户资金在几千元的司机很普遍,而有些司机的账户已经累积到了上万元也无法提现。

  拿不回自己辛苦钱的司机多次前往位于中关村技术贸易大厦19层的总部投诉。讨薪的一位司机称,易到处理提现的办公地点一周内搬了三次地方。

  平台司机端供应不断减少,打车变得原来越难,随之而来的是用户的逃离。北京车主张先生表示,“我接过80%的易到乘客都是本着赶紧把易到账户里的钱花完的想法才打车的。”

  极光大数据iAPP显示,从去年8月开始,易到活跃用户数量流失情况惨重。今年3月,易到的月活用户数量仅为328万人,相距2016年8月的峰值826万少了500万人。一位网友抱怨称:“10次叫车2次接单已经是万幸了。要赶紧把余额用完!”对此,易到方面对此表示,针对司机的补贴大幅下降,导致供需不平衡,是叫车难的原因。

  除此之外,易到还拖欠了多家供应商款项,据新浪科技报道,易到用车总裁助理王睿曾直言:“现在就是没钱,只能等银行的信号。”

  腾讯财经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在乐视收购易到70%股权时,以周航为代表的创始人团队,和乐视方面签有对赌协议。协议其中一条是,乐视投资后的一段时间,易到的营收和市场份额达到一定规模后,乐视会购入创始人所持的易到股份,创始人正式退出。

  在乐视入主易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易到的营收情况并不好,乐视与易到的声明中也指出,周航仍为公司二股东。同时易到也在17日的声明中首次坦承,“易到确实面临一些资金困难,乐视作为大股东一直在积极帮助易到融资渡过难关。”

  2016年6月,易到方面曾表示正通过拆分VIE结构,准备启动国内上市计划,此后“启动上市计划”、“引入投资人”等消息不断传来,但都没有实质性进展,反而各种问题不断凸显。另据了解,2016年携程对易到减持,投资的公允价值由5.27亿元,下降到2.28亿元。

  2010年,周航成立了易到,彼时移动互联网还没有兴起,滴滴快的尚未横空出世,易到在移动出行领域没有直接竞争对手,专注服务和出行体验使易到赢得了一波优质的司机和用户。

  不过2014年以来,随着资本大量涌入,滴滴、快的、Uber展开惨烈的价格大战。而作为开创者,易到却选择了“不参战”,先后拒绝了多次融资机会。周航认为引入新的投资者会稀释股权,同时也希望易到专注服务,尽早实现盈利。

  后来网约车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不断加码,选择鸵鸟政策的易到就错失翻身机会。2014年9月易到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后的近一年时间里,易到再没有引入新的投资方,而滴滴方面则不断刷新融资记录,Uber方面也用全球市场的盈利补贴中国市场。此后滴滴Uber中国等后来者估值不断攀升至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而易到却因最初的错误判断市场份额一度下跌到第四名而面临生死危机。

  就在易到处在生死边缘之时,乐视抛出橄榄枝。2015年7月,其以7亿美元控股易到,获得后者70%的股权。随后开展了持续8个月的充百返百营销活动,巨大力度的补贴将易到重新拉回网约车的赛道。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