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开播一天便停播:恶魔养殖者chm《白鹿原》因何成投资黑洞

时间:2017-04-18 10:5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开播一天便停播:恶魔养殖者chm《白鹿原》因何成投资黑洞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邵乐乐

  当中国的电视剧观众正在欢呼于反腐剧尺度之大时,不幸的事情依旧发生了,刚刚播出一集的大型电视剧《白鹿原》在今晚被临时停播。

  根据《三声》观察,江苏卫视改播电影《港囧》,而安徽卫视则改播综艺类节目《耳畔中国》。有媒体记者联系到该剧出品人赵安,他回应称:“还不太清楚。”

  同时,安徽卫视和江苏卫视等负责人也对媒体回应为:不知原因,在等通知。

  这部由陈忠实呕心沥血创作的长篇小说,通过描述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表现了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历史变化。

  实际上,这部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小说,从诞生之初,就因为对家国历史的反思力度、性细节的描写尺度和人性复杂的现实主义刻画,始终与官方主流意识形态具有某种冲突,在长期以来都遭遇着较为严重的审查难题。

  从电影再到电视剧,这部富有争议的文学作品一直是文化娱乐行业投资的“黑洞”——立项审查时间动辄数年,但是这个故事中所具有的艺术魅力和厚重积淀又总是对创作者充满吸引力。

  重要的是,从1992年这本书完成创作,再到2017年所改编的同名电视剧遭遇停播,25年间的中国文化娱乐业在突破也难言乐观。

  “激荡百年国史”

  小说《白鹿原》是陈忠实的生命,被他视为“死后能垫棺作枕的书”。

  《白鹿原》的故事惊心动魄、气度恢弘,以白鹿两家的权力恩怨为线索,先后上演了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等情节,囊括了渭河平原五十年变迁的史诗小说,这些个人家族的恩怨则分别对应了大清覆国、军阀混战、白色恐怖、日军侵略、国共内战等历史时期。

  尖锐的政治历史观和大胆的权力欲望斗争被认为是《白鹿原》与主流意识形态对立的根源。陈忠实在这部小说中,塑造了或善良、或阴险、或革命、或守旧的复杂个体,直指中国人饱受压抑的传统道德、因袭守旧的封建伦理和善恶有报的宿命,甚至尝试从革命与背叛等角度还原真实的中国近代史。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在《悼陈忠实:一部作品成就的非凡作家》中写到,它确实是以史诗性的结构支撑20世纪剧烈的社会变革和动荡不宁的社会矛盾,并且对传统文化进行了深入发掘,以现实主义笔法将20世纪中国社会进入现代的困难和复杂提示出来,让人们去思考、争论、回应。

  尖锐、复杂、黑暗、情色等因素一度是陈忠实的这部小说难以面世的原因。

  1992年春,看到邓小平南巡的消息,陈忠实才把《白鹿原》的书稿拿出来,交给了两位从北京来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二十天后,他就收到了这两位编辑的回信——他们在回去的火车上看完书稿——采用了相对折中的方法出版。

  1992年12月,《当代》杂志以巨大篇幅先后分两期发表了陕西作家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在《当代》杂志发表之前,时任《当代》杂志编委、编辑部副主任常振家在复审小说之时就意识到,发表这样的作品在当时是会遇到麻烦的。

  据他后来的回忆,当时看稿时主要担心的问题有两点,一方面小说中对性描写有大胆的突破,另一方面作品中朱先生关于国共两党的政治斗争“翻鏊子”的说法及有关描写容易引起误读,甚至使人联想到作品的政治历史倾向。

  不出意料,《白鹿原》因“意识形态倾向与情欲方面的大胆描述”引起巨大争论。

  陈忠实在《时代周报》的采访中说道:“当时,针对《白鹿原》有一个内部处理:不准搞影视,不准批评,不准说好或者不好。但留了一条活路,允许继续印刷。”

  《白鹿原》的组稿人、终审人、首版责任编辑之一编辑何启治说自己等这个稿子等了20年,他将小说《白鹿原》的问世称为奇迹:《白鹿原》面世后虽好评如潮,但由于当时也有争议,到1997年,它只获得陕西的优秀小说奖和人文社的“人民文学奖”。

  然而,就在同年底,《白鹿原》经过作者并未伤筋动骨的修订(五十万字的小说只删改了两千多个文字符号),就获得了中国当代长篇小说的最高奖“茅奖”。

  《白鹿原》一度经历过审查的逐渐放宽,而这也仅仅体现在审查制度相对宽松的舞台剧领域。从2001年开始,秦腔版、连环画版、林兆华的舞台剧版曾先后问世。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日报》曾在2012年刊文称:该作突破了狭隘的政治斗争视域,超越了简单的阶级斗争模式,以宽阔的历史视野观照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以幽深的文化眼光打量历史行程中的各色人物,是一部史诗般的巨作。

  “写出精气神!写出生命力!”

  王全安执导的电影《白鹿原》在2012年成功上映。这部电影背后,历时七年的审查、编剧芦苇与王全安等电影主创的对立成为中国电影严格审查的注脚。

  在胡不鬼的文章《<白鹿原>——中国电影审查乱象的风暴眼》中,作者称,电影《白鹿原》就是一个观察当代中国电影创作环境、解析电影创作权力斗争的风暴眼。理想主义的革命者白灵并未出现,代表了现代性精神的朱先生也不见了,解放后白孝文得道、枪毙黑娃等片段纷纷消失。

  王全安的电影上映后,遭到了“白鹿两家人从晚晴到解放前的纠葛争斗,被拍成了《田小娥传奇》”的负面评价。

  陈忠实虽然给出了电影90分,但他仍旧认为王全安在故事的处理上闪避了某种意识形态方面的风险:对于小说里的意识形态倾向,导演有自身考虑,情欲方面,我看后,曾说过让他删剪一部分,我从来不认为应该以情来引起观众兴趣。

  这样的删减和变化背后,是一个作为攒局者的编剧芦苇与这部电影失之交臂的故事。电影上映后,芦苇对于王全安所作出的删减和对情色场景的突出,多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虽然王全安在自己操刀的剧本中使用了几十处芦苇的情节,但芦苇最终还是撤回了自己的署名权。

  早在20世纪90年代小说风靡时期,时任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的吴天明就计划把这部小说拍成电影,并找到了编剧芦苇,后者是《活着》《霸王别姬》等电影的编剧,“我们都是陕西人,对乡土都有自己的情感,提到这个题材陕西人都会热血沸腾。”

  但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白鹿原》因为题材的敏感性,无法立项。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