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充电宝居然也受到热吹箫不照雅照片全集捧了 只因它多了个“共享”概念

时间:2017-04-18 10:33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如果在微信指数上搜“共享充电宝”一词,你会发现,从4月份开始,仅仅10天,这个词的热度就已经从2万攀升到了50万,而且还在持续上升。

  变化是由几起密集的融资带来的。

  3月31日,来自北京的小电科技率先宣布获得由金沙江创投和王刚等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早在年前,朱啸虎就已经向外界透露了自己会投一个新项目,而现在看来,这个神秘的项目应该就是小电,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朱啸虎和王刚继滴滴和ofo后的第三次联合出手。

  同一天晚些时候,同样聚焦共享充电业务的街电科技也宣布了其获得的由IDG资本和欣旺达领投的近亿人民币A轮融资。街电科技是在充电设备和配件领域颇具实力的Anker公司孵化的项目,而IDG和欣旺达其实正是Anker公司的老投资人。对于Anker来说,孵化街电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结果,毕竟共享单车的兴起已经提醒了他们,不能成为那些帮摩拜和ofo造车的人,要做就自己做。

  4月5日,和街电形态类似,但入局更早的来电科技获得了由SIG和红点中国领投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约合1.38亿人民币)。

  紧接着,小电就趁胜追击的在4月10日宣布了其由腾讯和元璟资本领投的近亿人民币Pre-A轮融资已经完成。

  至此,短短10天的时间,共享充电宝这个行业就已经吸金3亿。

充电宝居然也受到热吹箫不照雅照片全集捧了 只因它多了个“共享”概念

  任何一个熟悉中国互联网的人看到这一幕应该都会自然而然的想起去年那场挑动了所有人神经的共享单车融资大战,以至于,和共享单车一样,共享充电宝也同样被媒体冠以了“不合逻辑”、令人困惑的标签。

  那么,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自嗨呢?

  关乎“安全感”的生意

  4月13日,小电科技的CEO唐永波在朋友圈更新了这样一条状态:“人类的需求模型需要更新。”下附的图例是马斯洛经典的需求金字塔,只不过,在生存需求下面,多了WIFI和电池两个选项。

  的确,人们对于手机电量的需求早已经上升到可以影响心理安全感的程度了。

  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高达14.8亿,而每个智能手机持有者其实都是移动充电设备的潜在需求方,这一点,小米应该最清楚不过,因为,自从小米于2013年发布了旗下首款移动电源,到现在,其累计销量就已经超过了5500万,占据了市场80%的份额。

  但与此同时,小米的成功也预示着其他大量非小米品牌充电宝的衰落。2014年,整个充电宝行业迎来了一次大的洗牌,生产企业一下子由之前的5000家降到了500家。

  来电科技的CEO袁炳松就是那时受到波及的充电宝厂商之一,从2004年到2014年,袁炳松在电池行业耕耘了10年,但小米入局后,他却比任何人都要早的感到了恐慌。

  “我那时就觉得我已经被宣判死刑了,最多也就缓期一年执行。”

  于是,焦虑的袁炳松到处和人聊天,直到一个朋友说:“老袁,我们的充电宝能不能不卖,去租?”

  这个朋友点醒了袁炳松。毕竟,充电宝是一个有关安全感的生意,如果你能解决人们对于手机电量安全感的需求,这个生意就成了。

  2014年8月,袁炳松重新出发,创办了来电科技。来电科技在做的事情,简单来说就是向用户租借实体充电宝,而这个过程也是全自动的,类似自动售卖机,由租柜来承担交互,如果用户手机已经没电,也可以先通过机柜连出的线免费充至手机开机,再完成付费。

充电宝居然也受到热吹箫不照雅照片全集捧了 只因它多了个“共享”概念

  由于这项生意的服务导向,袁炳松很快就和深圳的万象城达成了合作协议,通过万象的介绍,也让袁炳松得以迅速的和万达、华润、星河、凯德、海岸城、大悦城、龙湖天街、海鹰国际、五悦广场等多家商业地产公司建立合作。

  截至目前,来电科技的合作方除了这些大型商场,还包括眉州东坡、海底捞等餐厅,以及郑州机场、成都机场、深圳机场、苏州火车站、武汉高铁等公共服务区域。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合作协议大多都是排他的,而这些大型场景的垄断性协议也算是来电科技目前最大的护城河。

  目前芝麻信用也已经接入了来电的服务,如果你的芝麻信用分超过600,就可以免押金租借充电宝,否则,需要在使用前缴纳100块押金。

  在付费方面,来电采取的是阶梯制度,即头一小时免费,之后每增加一小时,收费增加1元,一天封顶10元。10天后,当押金扣光,你可以选择留下这个充电宝,也可以选择在三个月内还回到柜机,柜机会返还你50元。

  根据袁炳松的介绍,目前,来电科技的充电宝每台每天平均借出0.7次,单日的平均收益2元,一台充电宝的成本在94元左右,每台充电宝大概可循环使用800次左右。

  但对来电来说,最大的成本还不在充电宝,而在柜机,来电的大型柜机是有专利技术保护的,每台柜机造价约3万元,成本十分高昂,而这也会将盈利周期拉得更长。

  界面新闻记者按照目前的已有数字估算了一下:

  来电的柜机成本是3万,一台柜机搭设40台充电宝,每台每天平均流转0.7次,每台一旦流转平均盈利2元,那一台柜机每天的押金收益就是40*0.7*2=56元

  一根线的售价是10元,成本是1元,按照袁炳松提供的数据,每天25%即7条数据线随充电宝的售出率,那么线的盈利就是7*9=63元

  在不算人工和运营等软性成本和充电宝流转的周期的情况下,一部柜机的成本回收期就是30000/(63+56)=252天

  当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学。事实上,当一台充电宝放入柜机,它的流转就开始了,如果保持流转,就能保证每天的租金营收,但一旦这台充电宝被用户扣下不还,押金扣完就算是用户花费了100元买下了这个充电宝,而押金沉淀后这个充电宝的利润周期就结束了,所以,来电才会推出返利50的政策来尽量的拉长这个流转周期。

  在袁炳松看来,充电宝租赁本来就不是一个暴利行业,而是需要细水长流的经营的,但资本的进入显然打乱了他的节奏。

  那么,在共享充电宝这个生意里,资本看上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争夺线下流量

  SIG的合伙人张琳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来电的大机柜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是一个绝佳的赢利点,而且,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基于LBS的线下场景导流、信用消费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其实,从上述描述中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发现,对于资本来说,共享充电宝这个生意,最受青睐的,还是其收割线下流量的能力。

  过去,人人都在抢线上流量,但随着进入的人越来越多,线上流量也逐渐触及到了天花板,价格变贵了不说,很多砸钱买来的流量也并不能再对商家的经营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