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影视数据繁荣背后的兴国县房产网疯狂水军:200万能刷百亿流量

时间:2017-04-17 19:5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国内影视剧被资本所裹挟,数据造假应运而生。一部影视剧的评分数、评论数、点击量等互联网数据,正逐渐成为业内吸金的“通用货币”。

  影视业利用水军进行数据造假,短期会让演员片酬增高以及资方获益。但长远看,会导致资本运作以及演员身价的紊乱,打乱资本和演员估值体系,广告商利益受损,播出平台也丧失公信力。

  《财经》记者 鲁伟/文 李恩树/编辑

  热播剧《人民的名义》在豆瓣电影上的评分一度高达9.1分(10分满分),短短几日掉至8.6分,原因在于越来越多的豆瓣用户给出一星差评。这一“两极落差”,让一些粉丝怀疑该剧可能遭到竞争对手雇佣水军恶意“刷差评”。

影视数据繁荣背后的兴国县房产网疯狂水军:200万能刷百亿流量

  无独有偶。2月20日,电视剧《孤芳不自赏》被杭州通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通明传媒)爆出“买水军刷好评,后赖账不付款”,大量“水军”在新浪微博、豆瓣论坛刷屏“讨薪”。

  与电视收视率类似,一部影视剧的评分数、评论数、点击量等互联网数据,正逐渐成为业内吸金的“通用货币”。

  “口碑”和“流量”演变为可交易的商品后,催生出一条利益链:影视剧制片人委托营销公司造势——营销公司雇佣“水军”刷数据获利——虚假数据使投资人获得高估值进而套现。

  影视剧在互联网平台上的点击量、好评量屡创新高,以至于前不久某剧某一天的播放量就超过15亿,甚至多于全国人口数量。然而,影视业数据造假正在破坏业内生态,大量资本进入后,影视公司高估值高溢价套现,虚假繁荣下的影视剧内容却良莠不齐。

  “水军”讨薪疑云

  2月20日16时11分,微博大号“娱乐圈揭秘”在新浪微博称:“一位流量小花主演的IP改编作品找水军刷豆瓣好评,一共欠下水军30多万元,赖账不给钱。”

  当天,新浪微博、豆瓣等网站集中出现“《孤芳不自赏》买水军刷好评赖账不给钱”的评论。

  回溯2月18日,豆瓣上即出现一篇名为《孤芳刷帖水军头目及老号水军统计表》的帖子,将疑似“水军”的“头目”、老号的豆瓣名、加入时间、注册号、常居地、等级等信息一一罗列,不包括新注册用户共计200多个。

  2月24日,《孤芳不自赏》制片方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雇佣水军以及欠薪”的信息系“部分别有用心的网络用户”所捏造,并表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自称为《孤芳不自赏》刷分的“水军”公司正是通明传媒。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这家公司2016年11月22日成立,股东为赵长宝、赵长喜两位自然人。

  这家从事“新媒体口碑营销传播”的年轻公司并不避讳自身的“水军”身份。通明传媒曾在微博中转发一篇针对公司的宣传报道,文章提及“通明传媒成立了真人水军团队,目前已超过5000人”、“许多影片的上映都会需要水军的预热”、“水军登上了互联网的舞台”等。

  通明传媒负责人在接受一家自媒体采访时披露事情经过称:通明传媒负责《孤芳不自赏》在豆瓣、微博等社交平台营销的协助执行工作,以豆瓣为主。

  由于接手这一项目时间十分仓促,执行过程中,始终没有落实双方签字的合同,该剧播出完毕,公司找制片方及与其直接对接的乙方营销公司结款,对方都置之不理。与其对接的营销公司以刷分没有达到满意的效果为由,拖欠款项。

  据知情人士介绍,《孤芳不自赏》的宣传外包给了公关公司,并和相关公司签订KPI(关键业绩指标)协议,但公关公司将豆瓣口碑维护部分再交由通明传媒时并没有签订KPI协议,结果效果令人不满意。

  3月7日,《财经》记者联系通明传媒有关负责人,对方“拒绝回应”;而《孤芳不自赏》制片方在发布“雇佣水军以及欠薪”不实的《声明》后也未再公开发言,制片方之一回应称以《声明》为准。

  从双方各执一词到相继沉默,孰是孰非难有定论,但公众对于影视业雇佣水军刷数据现象的议论并未停止。

  廉价刷出的海量

  一位影视剧品宣从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豆瓣、猫眼等社区网站对经常看影视剧的人颇有影响力,它们一定程度上充当了影视剧“审片员”的角色,许多网友在影视剧上映前,去看评分已经成为习惯。

  3月下旬,《财经》记者以暗访的方式,在某电商平台上和多家出售“电影评分”的水军取得联系,这些“卖家”均明码标价承诺可以在各大电影类网站进行推广。业务包括刷评分、刷评论、刷“想看”等。

  一家名为“米亚网络推广”的卖家,自称“5年豆瓣推广经验”,其提供的“价目表”显示,在豆瓣评论打分一次15元,豆瓣刷“想看”一次5元;在猫眼的评论打分5元一次,3元刷一次“想看”。

  该卖家称,他们都是“真人账户”在豆瓣等平台刷,“刷1000条没有问题,但要分批次,每天最多刷100条,同一天刷太多会被豆瓣方面发现”。另一家“数字营销KPI数据维护”的卖家更承诺可刷出2000条评论。

  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这些卖家在未付费的情况下,依指定的影视剧刷出多条指定的评论,以示有效。

  豆瓣CEO阿北曾以一篇《豆瓣电影评分八问》回应刷分之说。他承认“水军是有的”,且没有一劳永逸解决水军的办法,不过豆瓣的“反刷分”机制会让“评分很难刷得动”。

  3月16日,豆瓣产品总监孙哲回复《财经》记者称,“反刷分是豆瓣电影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我们投入了非常多的精力去维护评分的公正性。”猫眼公关部人士也表示:“针对大量机器刷、盗号刷、养号刷的行为,一直在做斗争。2016年,打击了3000多万次作弊行为,查封数百万个作弊账号。”

  记者获得的一份水军刷评论价目表显示,一众影视评论平台中,豆瓣刷分的价格最高,猫眼和时光网次之,百度糯米、大众点评、娱票儿、格瓦拉、万达等平台刷分的价格随后。按这个价目表计算,刷1000条评论最贵的只需2万元,最便宜的,500元就能刷出1000条评论。

  相比通过豆瓣、猫眼等社区网站刷评论造势,雇佣水军在视频网站直接刷点击量,是一种更直观、更易变现的造假方法。

  视频网站播放量造假,业内称为“刷流量”,背后是一个类似的利益链:制片方对流量存在需求、营销公司对接需求方与流量公司、刷流量的“水军”公司执行。

  据对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2015年有两部电视剧的网络播放量超过百亿;2016年,网络播放量超过百亿的电视剧达11部,其中破200亿播放量的为历史新高;今年以来,已有一部电视剧网络播放量超过300亿。一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称,2015年是影视剧在视频网站刷播放量的分水岭,这之前刷量的现象少一些。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